第四九五章现在你明白我的决心了么(1/2)

加入书签

  看到李永吉竟然在那感慨敌人的伟大,有点长他人志气的意思,饶是孙向兵早就知道这个陛下有时候做事有些奇怪,但还是不自禁的咳嗽了下,这才继续一本正经的道:“那么陛下,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这种局面呢?”

  “怎么应对啊。”李永吉皱了皱眉,“这个么……向兵啊,你有什么想法么?”

  “我?”孙向兵略微一愣,接着就继续一板一眼的道,“陛下,或许您说的对,那位林肯先生的确有非一般的魄力跟决断力,但在我们的立场来看,这却不是个好消息。”

  “哦,怎么说?”李永吉问。

  “原因很简单。”孙向兵道,“正如陛下之前再三对我们强调的那样,我们继续留下来的首要目的,就是要尽快督促美国南北方的停战,让原先那个统一而强大的美利坚合众国变成两个国家,而且是互相仇视,互相对抗的两个国家,以消耗彼此的力量,无法形成一个强大的国家,从而为我们未来的美洲攻略减少阻力。

  既然我们的目的是要让南北双方都保留下来,让他们互相内斗,那么任何一方过于强大都不是好事,尤其是当一方有统一另一方的情况下,尤其如此。

  本来我们做的还算不错,比较在过去的日子里,北方美国的优势太强了,所以我们选择了帮助弱小的南方,打击强大的北方,从而让他们继续保持一种均势,逼迫北方政府承认南方政府,以达到我们的战略目的。

  然而,现在那位北方政府的林肯先生既然决定放开南方的防御线,集中力量对付北边的英国人,这就等于主动给南方联盟国露出了软弱的肚皮,换了我是联盟国的首脑,我一旦知道这个消息,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一定会主动出击,以求能够彻底击败北方,从而实现从南统北,重新恢复大一统局面的事业。

  很显然。林肯的这种军事行动,就算保密工作做的再好,能骗的南方军一时,可一旦北方军对英国人发起了大规模进攻,尤其是还对加拿大发起了大规模进攻之后。南方政府的那些人只要不是傻到极点,就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。

  当南方军发觉不妥,主动向北方军发起试探性进攻后,立刻就会发现北方军在南部防线方面的空虚,明白这点后,就一定会大举进攻,至少那位罗伯特李肯定不会放弃这次机会。

  那么问题就来了,不管联邦军能不能击败英国人,打下加拿大,都是耗时日久的事情。在这期间,一旦南方军发起全面进攻,北方军肯定不可能及时回援,最终的结果,很可能就是南方军迅速击败北方军,打到华盛顿,然后那位林肯先生则主动投降,从而实现由南到北的统一。

  从现在的情况看,那位林肯先生很可能已经有了这种打算,他现在的做法。我看很像是故意给南方军露出一个破绽,吸引他们进攻自己,同时呢,这时候进攻加拿大跟波士顿的英军。还能趁机为后来者增加筹码,简直可以说是为他人做嫁衣的表率啊。”

  “嗯嗯,分析的不错。”李永吉点点头,“所以说,你的结论是什么?或者说,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”

  “怎么办么……”孙向兵皱了皱眉。“请恕微臣愚钝,暂时还想不到什么好的应对办法。

  毕竟从消息来看,那位林肯先生,或者说北方军是要自己找死,而我们目前根本无法影响北方美军的决断,只能被动的等待他们出招。

  当然,我们可以封锁消息,不让南方军知道,但早晚他们会知道的,而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控制联盟国政府,不可能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
  因此,一旦北方军抽调南方防线的兵力,集中力量打击波士顿的英国人,南方联盟军就肯定会进攻北方军,而这种事情我们是阻止不了的,除非我们真的跟南方军宣战,用干脆有力的军事行动遏制南方军的军事行动。

  但问题是,一旦我们再跟南方军大打出手,情况可能就会变得更加复杂,到时候我们很可能会两边都不是人,既得罪了北方,也得罪了南方,到头来,在北美洲这块地方,很可能就真的是四面皆敌了,不利于我们接下来对这边的殖民开发。”

  “还是那句话。”李永吉摆摆手,“你只是说出了这里面的问题,解决方案呢?或者说,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孙向兵想了想,“如果非要说我们如何应对,微臣能想到的,就只有加大军事干预,出兵威胁南方军,让他们不要出兵这一个方法了。”

  “你之前不是说这样做会让我们交恶联盟国政府,让我们四面皆敌么?”李永吉笑道。

  “可如果要保住北方政府,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。”孙向兵道,“其实出兵干涉联盟国倒不是问题,以我们的战斗力,也不怕什么,但是这样一来,陛下您可能要继续留在这里,短期内不可能回国了。毕竟一旦我们这么做之后,除了陛下您,其他人都无法带领摩托化步兵师,而少了摩托化步兵师的威慑,单纯靠那些纯步兵的话,是无法顺利的掌控这边局势的。”

  “恩,这样啊。”李永吉皱了皱眉,“这的确是个问题。”

  “陛下。”孙向兵忽然抬头,“所谓事有轻重缓急,以微臣看来,这场北美洲的南北战争打到这个地步,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,都已经是元气大伤,哪怕南方击败了北方,再次重新恢复统一了,他们那个中央政府也没能力继续收拾这个烂摊子,以后还会持续一阵子的动荡,我们到时候可以用分化瓦解的办法,让他们再次分裂。

  也就是说,北美洲这边其实无论局势怎么发展,对我们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,不管他们统一还是不统一,或者谁上台,只要我们继续保持强大,他们就无法忽视我们。也不敢对我们如何如何,甚至还要求着我们,求着跟我们发展贸易。

  因此,微臣觉得与其继续在这里徒耗时日。继续干涉南北双方的走向,最终闹的两边都不讨好,彻底跟南北双方政府交恶,里外都不是人,倒不如趁机抽身而退。放弃这边的事情,先回到国内,稳住国内的情况为妙。

  只要我中华帝国的中枢稳住了,自己不乱,那将来有的是机会继续玩美国人,不管他们是统一还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