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(1/2)

加入书签

  崇祯元年农历十一月的一个黄昏,整整六个多月没有下过雨的北方大地,沉闷,干燥,整个京城的上空盘旋着一股紫色的雷暴云泉,将这个十室九空的京城笼罩其下!那云泉如一根能够叱咤风云的擎天一柱一般,恍如是从紫荆城中发出,直插云霄之中,让人一眼望不到尽头!

  京城的百姓们都探头探脑的缩在自家的窗户后面,惊恐的望着这诡异的天气,该下雨的夏天不下雨!这大冬天的要下雨?所有人都在心中暗道,这是不是就是末世的迹象啊?自从新皇帝登基以来,宦官仍然当道,各地灾情不断,饿殍遍野,流民纷纷揭竿而起,难免不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。

  紫荆城承乾宫外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宫内外的宫女和太监们都知道,敢于在乾清宫这样走路的,只有皇上的亲信总管太监王承恩!而且,一定是有什么大事!

  “陛下,老奴有事禀奏。”王承恩一边擦着满头的大汗,一边跪在宫门外。

  十七岁的大明王朝新皇帝朱由检,表情严肃的坐在御座上批改各地的奏折,英俊的面容布满了憔悴,虽然才登基不到半年,但那曾经有神的美目,如今因为长期熬夜,而布满了血丝,就连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应该有的满头黑发,也似乎开始斑白了!他听见王承恩的话,霍的一下站了起来,有些神经过敏的抬眼望向宫门,神色中尽是慌张失措,“进来说!”

  王承恩扶着膝盖,站起身来,踉跄着脚步走进承乾宫的宫门,作为皇帝的大伴儿,他从崇祯还未出世就已经陪着皇帝了,陪着皇帝二十多年,眼看着大明王朝一路走低,在内忧外患的局面下,他一手带大的小皇帝登基,登基以来,皇上整日辛勤愁苦,让他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太监,也是心力交瘁,但是今天这事实在太大了,他不得不报!

  “陛下,边关急报,皇太极的大军绕开了我朝廷重兵布防的关宁锦防线,绕道喜峰口,直扑京城而来。”

  崇祯本就虚弱的身子,晃了两晃,将苍白无力的手指,插入了自己那半黑半白的头发中,虽然只有十八岁,但他的头发已经少年白了!只觉得面前的王承恩似乎是一分为四为五了,“什么?噗!”

  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!崇祯当时就晕厥了过去!

  王承恩大吃一惊!满脸是泪的奔过去,端的是五脏俱焚!心疼的抱着皇帝,“都愣着干什么,赶紧将皇上扶到御榻上面去啊!皇上,您别着急,这关外宵小之辈,不足为虑,龙体要紧!龙体要紧啊!”

  崇祯哪里还有力气说话,只觉得浑身无力,胸中似乎压着千金的巨石一般!头脑也似乎要炸裂开来,疼的他闭上了眼睛,脸部的肌肉都开始轻微的抽搐起来。

  几名贴身的宫女太监,急急忙忙的跟着王承恩一道将已经不省人事的崇祯皇帝扶起,众人轻手轻脚的将皇帝放到了御榻上面。

  王承恩哭着抱着皇上,虽然是在哭,却不敢发出声音,怕影响皇帝休息,他瞪了一眼身边的宫女太监们,压着嗓子,“还不赶紧去传太医?都愣着干什么?”

  几名太监连忙提溜着裙摆,小跑着而不发出声音的去了。

  杨四庆是王承恩的跟班,此时也不清楚乾清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,着急忙慌的奔到乾清宫的宫门外,探着头,轻声道,“王公公,出大事了!”

  王承恩正在为皇帝的病情而担忧不已,瞪了杨四庆一眼,做个噤声的手势!但他知道,在这个时候,杨四庆敢直接到乾清宫来找自己,来禀报的一定是极为要紧的事情!心情格外的沉重,也格外的心疼皇上!又出什么大事了?便还是出了宫门外,“什么事儿?”

  杨四庆贴着王承恩的耳朵小声道:“公公,山海关标统卢象?n急报,山海关兵变了!”

  王承恩心中大惊!山海关是大明抗击北方建奴的最重要屏障啊!山海关要是丢了,大明就亡了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