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修女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醒醒,喂,鬼,醒醒。”

  啪啪啪啪啪。

  嗯?

  脸上的刺痛感和震动感不停地刺激着我昏昏欲睡的脑袋,让我不得不睁开眼睛。

 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影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。

  “咖、咖喱?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眼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,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我不是被人绑架,关在仓库里了吗?我现在在哪儿?”

  “你可算是醒了。”

  见我醒过来,加里弗开心地拍了拍的我肩膀,拽着我衣领的手臂轻轻一震,将我如同一个包裹一般,甩在自己的背上,背着我走起来。

 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我们的面前,是一条偏僻的路。

  道路的两边,路灯散发着晕黄的灯光,行人只有零星的几个人,在不远处游荡。

  咖啡厅,酒吧,餐馆,三三两两地分布在路的周围,不过大多数的店都已经关门了,只剩下个别的酒吧,偶尔开启的木门,泄露出些许喧闹的声音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无意中看到你被人带上了一辆面包车,怕你不心栽了,就跟过来了。”加里弗头也不回,一边走,一边颇为随意地说了起来。

  “下回说谎的时候,记得在我听不见的时候说。”

  对于加里弗这种骗三岁孩子的把戏,我是完全不信的。

  在甜品店偶遇,在军舰偶遇,在公园偶遇,现在就连我被绑架,他都能“偶遇”我,除了这家伙一直在暗中跟踪,盯梢我,我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。

  “我说,你就不能装着傻一点么,日本不是有句话叫、叫……”

  “笨笨的孩子招人爱。”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对对,就是这句。”加里弗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。

  “我要是笨一点,你现在就只能看到我的墓碑了。”

  “姆嗯~有道理。”加里弗想了一会儿,先是点了点头,然后提出了异议:“我觉得,你那个组织,大概不会给你留墓碑。”

  “咳咳咳咳……”我差点被加里弗一句话噎死,郁闷半晌,不由得岔开话题:“那么,你就一路跟到仓库,然后就闯进去把我救了?”

  “没有那么顺利。”加里弗摇了摇头,轻笑一声:“说起来,也是你运气好,本来我想跟着绑匪到目的地,就把你捞出来,没想到那伙人贼得不行,找了五辆一样的面包车,一起驶入仓库区,一下子就把我搞晕了。虽然我最后逮住了一辆车的司机,但那司机都是嘴硬得不行,我楞是问不出话来。”

  “那你最后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  “枪声。”

  “枪声?”

  “是啊,正当我在一大片仓库里面乱转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,‘砰!’地一声,吓我一跳。”

  加里弗伸出手,向着我的脑袋做出了一个开枪的手势:“然后我就顺着声音找到你了。”

  “等一下……我好像忘了点什么……”

  听着加里弗的叙述,我总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少了一块。

  似乎有些事被我遗忘了。

  “你闯进仓库的时候,仓库里面除了我,还有谁?”

  “有很多人啊,一群孩三三两两地昏睡在地上,还有一个姑娘面对这两个墨镜男,在那里乱挥匕首,哦,对了,你当时就躺在那个姑娘的身后哦,那个姑娘可是拼命在保护你呢,两个大男人,硬是被她吓得不敢近身。”

  加里弗说着话,扭过头冲我眨了眨眼,一脸暧昧的表情。

  “姑娘?嗯……她告诉你她叫什么名字没有?”

  “告诉了啊,不过我忘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记她的名字干嘛,反正以后估计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加里弗理所当然地说道。

  “给我把名字好好记住啊混蛋。”我忍不住一阵气闷,趴在他的背上嘟囔了一句。

  最近记性越来越差了,明明只是不久前的事,我对于在仓库里面的记忆却变得很是模糊,那个女人我分明记得的,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具体的容貌呢?

  “哈哈哈,那种事,无所谓了。对了,那两个绑匪我已经打晕捆在仓库里了,然后报了警,看到警察来了,我才悄悄走开的,你就不用担心了,可惜,我也没能从那两个人嘴里问出什么。”

  “你居然没有干脆了当地杀了那两个人?这不是你的作风啊。”

  “拜托,我又不是杀人狂魔。”听到我的话,咖喱也和我一样翻起了白眼:“况且我还想在日本好好放松一下呢,可不想招惹上警察。”

  “好吧,现在几点了?”

  “几点?喏,自己看。”加里弗伸出左手,亮出自己的劳力士给我看。

  “十二点半了?糟糕!”

  “怎么了?”加里弗被我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。

  “我得赶紧往家里打电话!不然兰会骂死我的!诶?我手机呢?”

  一摸腰间,我这才发现,我的手机居然不见了。

  该死,不会是被那几个绑架我的人搜走了吧?

  我的手机设有特殊的加密功能,我倒是不担心泄密,关键的问题是,我不记得事务所和兰的号码,没有手机,我就没办法打电话回去了。

  想到兰阴云密布的脸,我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  “手机?没看到,丢了就丢了呗,大不了换一个,你说的兰,是侦探事务所的那个姑娘?诶~~眼光不错嘛,你这鬼头。”

  加里弗偏过头,贼兮兮地看着我笑。

  “笑个屁,我和兰才不是你想得那样,懒得和你解释。”我狠狠地瞪了加里弗一眼,不由得有些泄气。

  “既然手机都没看到,我的药你大概也没拿上吧?就是我身边的那个袋子。”我有气无力地问道。

  “袋子?哦,看到了,不过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药啊,所以也就没管,很要紧的药吗?能治你侏儒病的?”

  听我说到要,加里弗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放屁,你才是侏儒病,你全家都是侏儒病!”

  我快要被加里弗这贱兮兮的家伙气死了,忍不住在他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,然后捂着脸长叹一声。

  一次得罪了两个女人,我怕不是要凉?

  “哈哈哈哈,我全家早就只剩下我一个了。反正也不是什么神药,重新买一份就是了,有什么打紧。比起那个,有一件事,我想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,更重要一点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就是我们要去哪里睡觉的问题。”

  “哈啊?这还用说?当然是送我回家了!等等。”

 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半了,这时候,毛利大叔大概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了,兰大概在一边数落毛利大叔,一边收拾屋子。

  如果我现在回去事务所,岂不是直接撞枪口上?前不久才答应过兰要早回去,现在就违反约定,兰不会禁我的足吧?

  嗯~~如果我今天干脆不回去,然后和兰说,我被朋友留在家里过夜了,兰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生气了?

  这就跟迟到十分钟老师会很生气,但你如果请半天假,老师就不会生气的道理是一样的吧。

  嘛,朋友太盛情了,我也没办法推辞,手机也没电了,这一切都是不可抗力。

  嗯,可以,我真是太机智了。

  “去你家。”脑筋极速旋转之后,我坚定地对加里弗说道。

  “虽然我也很想招待你一下,但是我不得不说一句,我住的地方咱们现在大概去不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我们迷路了,然后我的手机没电了,身上也没什么钱。”加里弗背着我前行的脚步随着他话的落音,陡然而止。

  “……”

  直到这时,我才发现,我们不知何时,已经走进了一个比刚刚还要偏僻十倍的巷子,周围别说人了,连只狗都没有。

  “……你能活到现在,真的是命大啊。”

  我很想发下火,但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很累。

  加里弗这家伙大概命里克我吧?

  从以前当杀手的时候开始就是,只要我遇到他,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。

  混入酒会的时候,衬衫会被红酒弄脏;蹲点狙杀的时候,目标突然临时有事改变行程;跟踪人的时候突然鞋子掉底……

  反正,每次我只要遇到他,肯定会倒霉。

  “那么,今晚,你介意在这里打一晚上地铺吗?这周围也看不到计程车的样子,也没办法住店,咱们大概只能在这里凑活一宿了,我可以把我的外套借给你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