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下聘与催妆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你是说后宫又有嫔妃怀有了身孕,而那孩子被怀疑是太子的”听纪允连说出这个惊人消息后,王慕妍都愣了。

  “是。”纪允连淡淡笑了笑,“而且皇上这半年来并没有宠幸过那个小才人。”所以孩子根本就不可能是孝敬帝的。

  “那真是太子的吗”对此王慕妍十分怀疑,实在是这件事被爆出的时机有点特殊。

  “管它是不是,只要皇上起了疑心就好。”

  “那周婕妤怎么样了”之前文昌侯府不是没有想过要报仇,只是没有找到能将对方一下子弄死的机会。

  “多亏了你聪明。”纪允连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“这次因为黎王与周婕妤婢女一事将周婕妤给弄到了台面之上,才让大家重视起这个女人。随后有人向皇上暗示董才人的事可能与周婕妤有关。因为她懂得医术,这么多年没少帮助牟皇后清理后院怀有身孕的女人。皇上一听后大怒,立刻派人去搜周婕妤的寝宫,结果搜出了不少违禁药。牟皇后怕惹祸上身,先发制人,派人毒死了周婕妤,说是她自己畏罪自尽。”

  “这件事你主动出头了吗”王慕妍是怕纪允连摊上麻烦。

  “我没有露面,只是叫人将一些事透露给了黎王。”他采用了借刀杀人的手段。

  “嗯嗯。”王慕妍点了点头,“这样好。”

  朱谦阳也是个蠢的,还真就中了招。朱谦耀那个长使见事成后叫人放了把火,众人一救火,便将朱谦阳和那个宫女赌个正着。

  虽然只是个宫女,但后宫中的女人都属于皇上一人。因此淫乱后宫之罪他是跑不了了。

  他也是个无耻的,第一反应就推到了周婕妤婢女的身上。说是那个宫女对他用药才会如此。之所以没有提及是在凤翔宫中的招,还不是为了牟皇后,不想把她拖下水。

  好在通过周婕妤的婢女将周婕妤拉下了水,又搜到乱七八糟的药,他也算是勉强将自己洗白。

  万贵人因为有些事情解释不清,最后被打入冷宫。朱谦承受母亲所累,被撵出皇宫,扔到东北一处贫瘠的小封地,没有诏书不得回京。即使朱谦阳没有招出牟皇后,她仍旧因为治下不严,被禁足半年,暂时交出凤印,由死对头成贵妃暂时代理。

  知道这次的主谋是朱谦耀,哪怕小才人的事与朱谦耀无关,但只要能给他添堵,朱谦阳动用了不少的人手进行栽赃嫁祸。

  但因为没有实质上的证据证明那个小才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朱谦耀的,说白了就是没有捉奸在床,那个小才人又畏罪自尽,孝敬帝只能暂时饶过他。但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,孝敬帝在这之后越看朱谦耀越不顺眼,只要他犯错就会揪着不放。轻则训斥,重则好几次提及要废掉他的太子之位。害得朱谦耀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搞任何小动作。

  不过这些都不是纪允连和王慕妍要考虑的事情。只因为转眼到了下聘的日子。

  因为王慕妍事先说好不想养什么活大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