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待长风起 盼西归时 上(1/2)

加入书签

  冬日的朝阳艰难的撕开了寒风,将一缕温暖洒到大地上。

  在阿卡玛拉荒漠红黑色相间的土地上,却有一种格格不入的颜色。

  银色的盔甲,银色的盾牌,银色的战马,银色的长剑,散发出逼人的光芒,齐整的阵势,震慑得寒风都不敢经过他们身边。

  米塔里昂三百名骑士列成三队,面向着怒海的方向,马匹低头喷着鼻息,马蹄踢打着地面,随时都可以疾驰而出。而在整齐的骑士们对面,夏炎的修行者们却显得散乱不堪,骑马的、步行的、攀爬在山丘边缘的都有,但他们却有一处同样整齐划一,他们的眼中都透射出一种坚毅不屈的光芒,比起米塔里昂骑士们的剑光毫不逊色。

  太阳终于爬到了米塔里昂骑士们的头顶,居中的一名骑士猛然举起了长剑,狠狠地指向怒海,米塔里昂骑士们的冲锋开始了。

  马匹喷着鼻息,马蹄卷起尘埃,骑士们的速度不断提升,居中的骑士则慢慢冲到了最前面,令整个阵型变得如同一把锥子,直插夏炎修行者们的中心。翻卷的尘埃背着阳光,仿佛山崩地裂一般汹涌而来,而夏炎的修行者们,就如同巨浪跟前的泥偶,似乎一个浪花就会让他们消失无踪。

  双方的距离在急速的缩短。

  八百步,“哒哒哒”马蹄声一如骑士们的阵势,齐整划一,不断地加快。

  七百步,“钪钪”,银色的盾牌举到了胸前,将骑士们完全遮蔽在身后。

  六百步,“嚐啷”,长剑出鞘,举剑向天,三百把长剑在阳光下光芒四射。

  五百步,夏炎阵中罗全分开众人,与七名落日山庄的弟子一起,走到了最前面。

  四百步,罗全自箭囊中拿出了三支羽箭,扣在右手中,丝丝透明的道韵在他的手臂上流转。

  三百步,罗全将羽箭搭上了弓,拉开了弓弦,其他七名落日山庄的弟子也同样拉开了弓箭。

  二百步,“放!”罗全一声厉喝,数十只羽箭带起一圈圈白色的气浪,“波”的一声,瞬间就已到了骑士们的面前。领头的骑士只觉得身子一下飘到了半空,眼光所及之处,一片人仰马翻,耳中尽是战马的嘶鸣之声。待他重重的砸在地上的时候,数十名冲在最前面的骑士都被倒地的战马掀飞了起来,倒下的战马又绊倒了不少跟在后面的骑士,整个阵势一下子大乱。

  此时,任崖、常风还有神火教、道元宫等十多名各派弟子,开始在夏炎的阵后布置起法阵来。这一次的阵法范围非常大,几乎将整个入海的通道口都封闭在了其中。

  而倒地的骑士们,虽说十分狼狈,但真正受伤的几乎没有。其他的骑士则绕过他们,重整了阵势,继续发起冲锋。而这一次,骑士们也学乖了,将阵型分散开来,留下躲避的空间,罗全八人开始轮番齐射,但再也不能造成第一次那样大的影响,骑士们不断向前方逼近,距离修行者们的阵线拉进到了一百步之内。

  眼看着最前面数十名的骑士已经来到了五十步的距离,青木林回头一看,任崖他们的阵法还没有布置完成,他一转身,拔出了宝剑,大喊一声:“冲啊!”带头向骑士们冲了过去,群豪们同时高喊起来,纷纷拿出兵器,向着骑士们冲了上去。而王坤却一个腾跃,自青木林头顶越过,冲到了最前方。

  霎那之间,双方如同两头狂躁的野牛,猛然撞到了一起。一名怒吼的神威堂弟子凌空而起。抡起大刀,狠狠的砸在一名骑士的盾牌上,巨大的撞击力反震得他口沫四溅,而骑士连人带马,被震得后退了一大步,下一刻,另一名骑士自旁边猛冲过来,长剑贯穿了这名神威堂弟子的胸膛,将他穿在了剑身之上。这名神威堂的弟子却仍然怒吼着,任由长剑不断穿过自己的身体,他自己则狠狠的与这名骑士贴在了一起,大刀闪过,骑士整个头颅连着头盔一起,被斩下大半,红的、白的,黑的全都流了出来,两个人就这样搂抱在一起,被战马驮着,冲向了悬崖。

  另一名骑士手中剑光闪动,一道剑光重重的打在王坤的双牌上,却只是将王坤逼停了下来,下一刻,王坤的身影消失,再出现时,已经在骑士的背后,双牌猛然向中央一拍,“啪”的一下,似锤砸木瓜,瓣儿、瓤儿一齐迸溅出来,王坤的脸在血光之中,透着一股凶残之像。

  更多的骑士们则依靠着战马的冲击,狠狠的将面前的修行者们撞飞出去,超过十名骑士在第一波接触中就斩落了对面的修行者,但后面跟上的其他修行者们则狠狠的为前面的同道复了仇。

  青木林在混战中发现了最初领头的那名骑士,他被战马摔下,身上的银甲布满了尘土,头盔也有些歪斜,显得颇为狼狈,但他仍然跟在整个骑士队伍之中,前面的骑士与人对敌,他便在后面补上一剑,每一剑几乎都有一名修行者倒在他的剑下。

  青木林大喝一声,绕过面前的骑士,向这名骑士直扑过去。两柄剑一下子交缠在了一起。

  青木林的剑诀与晨光一样,主要是以剑光对敌,乃是唯雄明的成名剑诀,名作五气混元剑诀。但唯雄明并非以剑法见长,故而这套剑诀并不算特别出众。而这

  名骑士却是使剑的高手,比起青木林曾经交过手的那名骑士还要强。

  青木林不断挥动宝剑,一道道剑光在空中划出不同的轨迹,袭向这名骑士,这名骑士却颇不在乎的随意挥动了几下长剑,“噗噗”几声过后,青木林的剑光便被他打得无影无踪。

  这名骑士似乎有心羞辱青木林,伸出左手的食指,对着青木林摇了摇,再勾了勾,青木林怒吼一声,提着宝剑向他冲了过去。

  我孙子的天空中稀稀拉拉的飘起了小雪,孓嗣却似乎十分享受一般,站在院中,任由雪花飘落到自己的头上、身上。

  “主人,查到了。”闫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,一如以往的半跪着。

  孓嗣点点头,回头看着她道:“说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