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三少为了个女人还真是舍得砸钱(1/2)

加入书签

  郁景希的心情很好,主动要求帮白筱拿书。言悫鹉琻

  白筱瞅了眼前方的教室,分了两本书给他做样子,小家伙拧眉嘟嘴:“怎么才两本?”

  “那要不全部给你?”白筱作势就要把书全部压他手上。

  郁景希搂着两本书假装空不出手,横了她一眼,哼哼:“你也就在我这里厉害一下……”

  白筱被他说得窘然,下意识地偏头看向身后的男人,手里的书却忽然被拎走了眭。

  郁绍庭一手抄袋一手拿着课本,对蹦蹦跳跳的郁景希说:“好好走路。”

  “好的,爸爸。”郁景希难得听话,亦趋亦步地跟在郁绍庭旁边。

  白筱看着前面走路姿势如出一辙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,笑了笑,然后跟上他们的脚步吱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教室里已经有了不少孩子,跑来跑去闹着玩,欢声笑语闹哄哄的一片。

  当郁景希一家三口到达教室门口时,里面瞬间安静了,一双双好奇干净的眼睛齐齐望过来。

 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,白筱接过课本:“我来拿吧。”

  他盯着她深看了一眼,很温柔的目光,然后拿了手机去安静的地儿接电话。

  郁景希撇撇小嘴,有些不乐意郁绍庭走开。

  白筱摸着他的后脑袋瓜:“进去吧。”

  刚进教室,就有坐在前排的孩子嚷着问:“郁景希,刚才那个是你爸爸吗?”

  郁景希绷着小脸,淡淡地瞟了他一眼,挺直小脊梁走去自己的座位。

  因为郁景希在班上的名气不太好,哪怕后来结交了几个小伙伴,但其他孩子都还是怕他的。

  见他不吭声,再也没人敢上来招惹他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老师故意为之,郁景希在班上个子算矮,却坐在最后一排,还是一个人霸占了两个位置。

  上次来白筱没怎么注意。

  “郁景希,踢足球吗?我们还缺个守门的!”一个小胖子抱着足球过来。

  白筱认出他,就是之前跟郁景希打架被折断小手指的吴辽明。

  郁景希继续摆谱:“不玩,我忙着呢!”

  白筱转头对吴辽明说:“景希还要整理抽屉,你们先去玩,他过会儿就去找你们。”

  郁景希抬着下巴,牛气地说:“谁说我要玩了?”

  “你就是小白对吗?”吴辽明到不介意郁景希的臭屁脾气,咧着小嘴,讨喜地问白筱。

  白筱知道郁景希最近跟吴辽明玩得好,友好地点头:“景希经常跟我提起你。”

  小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人和物。

  吴辽明瞅着白筱亲善温柔的眉眼,脸蛋一红,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拘谨地朝白筱伸手:“你好。”

  白筱一愣,随即笑着刚要去握着那只胖胖的手,一只白皙的小手突然横过来。

  “啊!”吴辽明捂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,有些委屈。

  郁景希丝毫没有打了人的自觉,淡淡地瞟了眼吴辽明:“说话就说话,别毛手毛脚。”

  白筱故意低下声:“景希!”

  郁景希扭头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不守妇道的媳妇,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。

  好像在对她说:“你自己勾三搭四,居然还敢来凶我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白筱被小家伙瞪得无语,那边,郁绍庭已经打完电话过来:“好了吗?”

  郁景希一瞧见爸爸,丢了课本立刻扑过去,抱着郁绍庭的长腿,扭着小身子委屈地喊道:“爸爸!”

  白筱:“……”

  父子俩难得同仇敌忾了。

  郁绍庭皱眉,看向一旁的吴辽明,小胖子被郁绍庭的眼风一扫,缩着脖子不敢吱声。

  郁景希的爸爸好恐怖……

  白筱拉住怯怯地往自己身后缩的吴辽明,说:“景希跟你开玩笑呢!他最近越来越喜欢撒娇了!”

  吴辽明后怕地看看郁绍庭,迟疑地瞧着白筱:“真的吗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白筱安抚性地摸了摸他圆圆的脑袋:“景希常在家说喜欢跟你们一块儿玩。”

  白筱看出一群孩子似乎很怕郁绍庭,就问郁绍庭:“景希爸爸,是不是这样?”

  郁绍庭望着她,知道她是不想让景希被这帮孩子排挤。他素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,却忘了景希还是个孩子。听到白筱问自己,象征性地嗯了一声,尔后问郁景希:“你又欺负同学了?”

  吴辽明忙摆手:“没有没有,景希没有欺负我,我喊他一起踢球呢!”

  教室里的气氛也顿时好了很多。

  郁绍庭很满意这个回答,对白筱说:“时间差不多了,找家餐厅吃午饭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从教室出来,郁景希板着小脸,无声地抗议白筱刚才偏帮外人的言行。

  白筱碰了碰他的肩膀:“中午想吃些什么?”

  “生气着呢!”郁景希拔高了音,拍开白筱的手:“听不见你说话!”

  话刚说完,屁股上一重,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冲,一个踉跄,差点摔个狗刨。

  白筱忙扶住他,眼睛却看向后面的郁绍庭,眉心因为不赞同他的做法而微蹙。

  郁绍庭回望着她,眉头也越皱越紧,似乎不满她对自己这个态度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因为下午学校还要组织大扫除,郁景希不能回家,只好挑了学校附近一家西餐厅。

  饭后把郁景希送回学校,白筱坐进郁绍庭的车里,他问:“回金地艺境?”

  白筱摇头:“我要去一趟公司,熟悉一下那边的岗位职责。”

  郁绍庭边开车边简单问了她一些关于那家房地产公司的情况,最后亲自把她送到了公司楼下。

  其实白筱的原意是让他开到附近停车就好。

  但郁绍庭对她的要求置若罔闻。

  白筱刚下车就碰到了上回面试她的那个部门经理,后者因为上回郁战明的关系也多留意了白筱,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,还因此停下来跟白筱打招呼,眼睛一瞟,自然也瞧见白筱身后那辆宾利欧陆。

  “来了啊?”部门经理笑得像弥勒佛,不着痕迹地靠近轿车:“自己开车过来的?”

  白筱看出他的意思,虽然她不喜生意场上的套近乎,但也不能太清高:“不是。”

  部门经理突然惊讶地瞅着白筱身后:“这不是郁总吗?”

  顺着他的视线,白筱回头,宾利欧陆的副驾驶车窗不知何时居然降下。

  郁绍庭虽然没下车,但他现在这样,跟下车也没什么差了。

  “完了打电话给我,过来接你。”郁绍庭说着,像是刚瞧见那位部门经理,礼貌性地点了下头。

  宾利欧陆驶离,部门经理看向白筱的目光更加友好。

  白筱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个意思:“原来不是诓人,真是郁战明的儿媳妇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