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<方圆之死>一(1/2)

加入书签

  我和胡静出了医院,在外面的路上,悲切的默默走着。一个正值壮年,好生生的人,一眨眼的工夫,说死就死了…除了一些人痛心疾首之外,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…一个人活着的时候,是多么的珍惜,崇拜这个世界!当你死了,要离开这个世界时,这世界都不会为你眨一下眼…恐怕到死都不会明白,真正值得你去爱的,不是这个繁华的迷人眼的世界,而是身边那么几个关爱你的人…

  胡静说:“这种意外,总令人悲痛的的害怕…死亡,来得这么突然…”

  我说:“人好好活着的时候,雄心壮志,都嫌这个世界太小…当死亡来临之时,生命,比那鸡蛋还要脆弱…”

  胡静说:“刘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要不我到她住的地方找找看…”

  我说:“算了…这或许是上天故意这么安排…就算她来了,又能怎么样?”

  第二天一早,王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。我和胡静到了方圆曾上班的酒店,方圆来的亲人都住那里,一共来了四个人,他的父母,和早以嫁人的姐姐,另一个,是她们从老家就请来的律师!现在的乡下人,并不在那么的好糊弄了!

  方圆的家人痛不欲声,泪流不止…可儿子已死,耐何?死的已经死了,活着的还得活下去!无论你有多痛,多绝望…活下去,是你唯一,必须的选择…现在的重点是对死者的经济赔偿问题,然后就把方圆的遗体火化了,带着骨灰回老家埋葬,入土为安了…

  我们对二老安慰了一番,瞧他们情绪稳定,没有留下来的必要,我留了我的电话号码给他们,说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打电话,我明天在来看她们…

  二老在悲痛中显露出一份乡村老人致朴的感激,还好有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儿在,我可以放心的离开。

  胡静和我在外面吃过午饭,我对她说:“胡静,我要谢谢你,也替方圆谢谢你…”

  胡静说:“谢我做什么?我又没帮什么忙!”

  我说:“这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,是感谢你的那份心意…”

  胡静说:“你还不是一样…其实,你和他认识才一个月不到…我们一年多了,他还请我吃过好多次饭呢!虽只是沾了王惠的光…但我还是把他当好朋友了!”

  我说:“你要开店,就不要去了!我一个人,这几天反正没事,我去陪他们说说话就行了!”

  胡尽说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。她说这段时间生意特好,她还要去开店。

  我回住处后准备睡一会,因为昨晚彻夜未眠。我倒在床上,突然想起裴杉杉来,是该给她打个电话…我在电话中听她说话的声音,似在梦中被我吵醒…

  她说:“今天我休息,正睡觉呢!被你电话吵醒,是不是在上海孤单寂寞,想起我的好啦?”

  我说:“方圆死了…”

  裴杉杉一下从床上跳起来,问:“什么…他…死啦…”

  我说:“死了,就昨天…他的父母,还有他姐姐,夜里就到了…”

  她说:“真不敢相信…怎么死的?”

  我说:“上班的时候修空调触电身亡…”

  裴杉杉在电话中沉默了几称钟后说:“没想到…太突然了!前两天还想着要打电话给他,叫他过年回家,说要同学聚会,真没想到,他就…”

  我说:“这种情况,谁也不会料到…”

  她说:“他父母人生地不熟,多靠你帮忙了…”

  我说:“我能帮上忙的,当然义不容词…现在所有的问题只是公司对他的赔偿问题…方圆他姐很能干,把律师都从老家请来了,吃不了亏的…”

  裴杉杉说:“只有这样了,有什么新情况,打电话告诉我。”

  我说:“好的。我刚回到家,要睡一下,昨晚一宿没睡…”

  裴杉杉说:“好吧!今晚伦到我失眠了…”

  我被电话吵醒,天已经黑了很久,是真珍打来的,说她这几天上路练车回来的很晚,就不过来了…我在犹豫要不要把方圆死亡的消息告诉她…最后没讲,怕影响她练车,关心她说练车时注意安全。挂了电话后,倒床接着在睡!

  窗外十分宁静。屋里一片漆黑。

  我在住处弄了点东西吃,十一点的时候出门,到酒店后,方圆的家人吃过午饭,在房间里和那律师讨论赔偿款的事…我去后问谈得怎么样了?

  他姐姐说:“我们要求赔六十五万,公司只同意赔五十万…”

  对于赔多少钱,我又不懂,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