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千树2疮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看到了我。

  朝我招了招手,鼻尖冻得发红。

  我慌乱地解释,“我刚刚没听到手机响,所以抱歉让你等这么久。”

  她点了点头,伸手说:“我拿钥匙。”

  我连忙摸口袋,继而更加尴尬,“我现在回去取。”

  “哦。”她眨眨眼睛,不明所以的表情很可爱。

  我转身时,听到她说:“这次别忘了啊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我真是蠢态毕露。

  我拿了钥匙下来,递给她,稍微冷静了些,问:“还有事么”

  “我冻了二十分钟。”她不悦地问:“你不该表示表示么”

  “怎么表示”

  我摸了摸口袋,想起自己这个月又被拖欠了工资,口袋里还剩十欧元,而且以硬币居多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她微微地嘟起了嘴巴,做出了思考状,“你是比较讨厌我么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哦。那你这个人就比较冷淡啰”

  “嗯。”

  她耸了耸肩,“好吧,那我走了,谢谢你昨天帮忙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,看着她在垃圾桶里掐了烟,转了身。

  她今天穿得是布鞋,走路的时候脚歪歪的,像是故意在给自己找点乐子。

  我想了想,问:“等等。”

  她转过了身,纳闷地看着我。

  “你今天没事”

  “没啊。”

  “我请你喝杯咖啡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她笑着说:“我开玩笑的。”

  我一阵失落,说:“那就算了。”

  那天回去,我又很不安。不断回忆着自己的表情是否得罪了她,或者令她产生了误解。

  但后面的事证明世界上最可恶的一类人,就是喜欢到处散热,却又总是把别人轻易忘记的。

  而徐妍就是这类人。

  有一天我的室友半夜才回来,那个家伙满嘴脏话,成绩很烂,但他心地不错,只是爱玩爱闹而已。

  我在煮自己的晚餐,今天发了一点奖金,我到亚洲超市买了速冻水饺。但一下锅全都烂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我苦恼的同时,他钻了进来,厨房里一下满是酒气,他叫:“韩”

  “什么”

  “你能给我吃一点吗”他说:“这种肉丸子汤看起来不错”

  我索性加了点调料,把它变成了肉丸子片汤。

  德国没有唐人街,他本人也从未离开欧洲,所以对亚洲鲜有了解。他喝了两口,说:“我一直以为中国只有女人才会做饭。”

  “男人也会。”

  “但是女人会吗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太棒了,”他高兴地说:“我看上了一个中国姑娘,但她的德语说得太地道了,让我很担心。”

  “担心”

  “我怕她不会做饭。”他理所当然地说:“我希望当我跟她在一起后,我做德国菜给她吃,她做中国菜给我吃。太棒了,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”

  “什么事”

  “你能帮我问问她么我的另一位朋友,邹,他告诉我中国女孩不喜欢直接去问这样的问题,她会误以为我不喜欢她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你不喜欢她。”

  “不,我喜欢她”

  “难道你不是喜欢她做的饭”

  “这正是她的魅力之一。”

  “如果她不会做饭你还打算继续试图跟她约会么”

  “当然。”他说:“但我希望她是会做饭的,我一直想尝尝那种黑色的蛋。”

  他告诉了我女孩的名字。

  我给她打了个电话,说:“我是韩千树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你知道”

  “我有你的电话。”她笑着说:“我还给你发过信息。”

  “我有事找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你知道是什么事”

  “你没事不会找我的。”她问:“是什么事”

  我为什么会给她留下这种印象她这样判断是不是太武断了

 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没事不会找她

  “我请你喝咖啡吧。”我说:“这次必须得请了,我说不清楚。”

  我跟她在学校见了面。

  这两天手头不那么紧张,我问她,“你喜欢吃什么蛋糕”

  “起司蛋糕。”她说完,掏出了钱夹。

  我把准备好的钱递了过去。

  她朝我瞪起眼睛,“你干嘛”

  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“付钱。”

  “我有钱啊。”

  “我已经付了。”

  “我的意思是我的消费是我自己付钱。”她不高兴地问:“明白”

  “你是女权主义者”

  “因为我跟你不是在约会。”她上纲上线地强调,“就算是在约会你也必须征得我的同意才行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,“一杯咖啡你就不要计较了。”

  “我不喜欢大男子主义。”

  “我也不喜欢女权主义者。”我非常不快,“你不要啰嗦了,闭嘴我说完这件事就走没人想跟你约会。”

  她瞪了我好一会儿,在我即将后悔道歉时,扭头去了座位上。

  我在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