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番外一(1/2)

加入书签

  第一次在塔宝拉见到程卓扬,我有些惊奇,这样一个大帅哥竟然参加医疗队,背井离乡来到这样一个贫穷又艰苦的地方,必定是想不开的。

  塔宝拉是坦桑尼亚医疗队所去的最艰苦地方,这里不光清贫,而且缺水极其严重。吃喝用水,要到5公里外的塔宝拉的中心水站去拖,日常吃喝用水匮乏的惊人。劣质的水源,加上传染病的横行,居民的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多岁。

  刚到塔宝拉我觉得自己真的是找罪受,即使反抗家里安排的婚姻,也不必一个女孩子孤身来到这样一个地方。刚开始我连这里的水都不敢喝,水即使烧开,也是像石灰水一样不干净。可是当地居民连水库里这样浑浊的水也不定喝的上。我哭过很多次,加上语不通。几次萌生了离开的冲动。倒是刚来不久的程卓扬平静的不得了,他很快与当地的居民融合在了一块,学方,爬山,打水,种菜。除了在简陋的医院里忙来忙去,他静下来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呆。

  我开始对这样一个男人感到偌大的兴趣,一次尼雷尔日,全国放假三天,程卓扬孤身一人要开车出去,我拦住了他道:“你去哪儿?”

  “去水库拉点水。”他笑着看我。

  我主动请缨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  男人爽朗地答应了下来:“好,一起吧。”

  伊贡贝大坝依山而建,塔宝拉长达半年的旱季滴雨不下,当地居民的生活用水大多靠它来维持。见身旁男人入神地开着车,我终于开口问道:“这里那么贫穷,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参加医疗队呢?”

  据我所知程卓扬是留美的硕士生,在原先的医院里本来就有光明的前途,突然抛弃国内的一切参加医疗队,除非他有大无畏的精神之外,就是国内也许有些事,他想逃离。

  我望着程卓扬英俊的侧脸,他来塔宝拉三个月,由于阳光曝晒,他黑了许多,但是丝毫遮掩不住他原先有的英气逼人。

  他微笑转头看我:“那你呢?”

  “我?”

  “一个女生参加医疗队,你爸妈不担心吗”他反问道。

  “我爸妈不会担心我,”我望着前方,想起父母只为了自己的生意,让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,我微微吸了口气,道:“他们只是为了自己,让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。”

  他哼笑一声,我不知道这样的话到底哪里好笑,忍不住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你是逃离一个你不爱的人,而我是逃离一个我爱的人,这么一看,好像我比你幸运!”

  程卓扬停下车子,我是第一次到水库,这样看来水库倒是像一个巨大的湖泊,远处山绵延不绝,本是蓝天白云湖光山色,但是水库周边枯黄的芦苇和树丛,又不经意地透露出一种萧条之感。

  “物质匮乏,连最起码的酱油醋这样的东西都缺乏,我真后悔来到这个地方。”我随手抓了一颗芦苇在手里晃了几下,抱怨道,“有的时候想想那个男人也没什么不好,也许我们也很合适,我没必要在这里受这样的苦。”

  “你妥协了?”程卓扬问道。

  “是啊,”我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,“无论家里人还要让不让我嫁给他,我都想回去了,医疗队也批准了我下个月回国。你呢?你要回去探亲吗?”

  他的眼神有些孤冷,在异国他乡,我不相信他没有想过回国,他千里迢迢只是为了逃避一个他爱的人,我想也许他比我更惨,毕竟我对那个不爱的人完全没有留恋,而他却抱有深深的眷恋却孤身千里迢迢地远离他乡。

  他终于和我说了一个这样的故事。

  和所有美好爱故事的开头一样,他们相识在青涩的年华,他比她大一届,是她的学长,在新生入学典礼上,他就注意到了她,全部的新生都记得在那天早上换上新校服参加入学典礼,唯独只有她,穿了一袭白色公主裙站在队伍中间,冷风袭来,她瑟瑟抖。他走到她的跟前问道,同学,为什么不穿校服?

  她却眨着大眼问了一句不想干的话,你是程卓扬吗?

  他本想质问她为什么不穿校服,却被她这么一问,欲又止。他微笑反问道:“我是谁和你有关吗?”

  “那么就是你了。”女孩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似乎她也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