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三章五大死士四大护法(1/2)

加入书签

  无论众人怎样攻击,白之宜都如同跳舞般的在瘴气结界中,轻松自如,待她稳住身形,弹指间已将一枚飞针刺入瘴气结界。

  正在香燕惊诧于没有被反弹回去时,那飞针已经刺破她的脸颊,幸好她躲避及时,皮肤只是流出黑紫色的鲜血,再一瞧飞针正极速而驰,已有一名八大门派弟子瞬间毙命。

  飞针竟然刺透了鸣影双飞的瘴气结界

  不容双飞燕和众人作出更多的反应,白之宜便已经犹如鬼魅般张开双臂,那双眼睛开始散发着妖冶和杀戮的光芒。

  衣袖随风轻轻摆动着,本就一身白衣和白发的她,更像是仙人降世般,她的全身都散发着银色光芒,神圣包裹着妖媚,似是要破壳而出。

  那些黑色瘴气就像被一股强劲的旋涡吸入,开始逐渐分散,呈螺旋状朝白之宜缓缓靠近,双飞燕合力也很难再维持结界。

  七桃扇和扇内的暗器、天音教弟子所有使用的音波兵器,通通被阻隔在那银色的光芒外,就连常欢的烈焰焚祭和云途的云神掌都不能攻破。

  “明明那妖妇的护体罡气已经被你们三兄弟攻破,怎会又出现一层护体罡气”常欢惊住了。

  皇甫云皱了皱眉“那似乎不是护体罡气,难道,她的千寻七獠,已经修炼到了第六重”

  “万蛊无量”无燕瞬间睁大满是恐惧的双眼,惊呼道,“糟了,香燕,快收式”

  但还没等双飞燕收回鸣影双飞的结界,便也像被卷入一阵暴风般的旋涡中,一点一点的被迫向前移动,地面也已经划出深深的印记。

  “万蛊无量,可以吸入一切毒物,若是那些瘴气被吸入体内,再借势来对付我们,恐怕星大侠提前分发给我们的解药也无济于事了”云途说道。

  于是所有人都停止攻击,以免有些无形的力量被白之宜吸入体内,若真如此,岂不是要为妖妇作嫁衣

  接着他们全部都汇聚内力于掌心,传输给无法收式的双飞燕,助姐妹俩一臂之力。

  虽然众人越发吃力且无济于事,但是瘴气结界却一点一点缩小,停留在白之宜的周围,并没有被她吸入体内,

  众人正疑惑着,香燕却恍然大悟,就在她一把推开无燕之时,白之宜已经放下手臂,且邪魅一笑,同时双掌飞速挥出,一股银色的内力携卷着瘴气以流星之速重回香燕体内,香燕瞬间口吐鲜血,喷溅数丈,同时她的身子也被震飞几丈之远,重重跌落地面,很快就被烈火宫和曼陀罗宫的弟子包围住了。

  而无燕虽被推开,但体内也进了不少瘴气,内力大损。

  双飞燕的溃败,也让正传输内力的众人被迫后退数步,所幸只是受了些轻微的内伤。

  无燕踉跄站起,却一阵晕眩,幸而被金猛及时扶住,无燕一边挣脱一边焦急的喊着香燕的名字。

  金猛安抚道“我去救香燕姑娘,你伤的也很重,不要自不量力,再把自己搭进去,你妹妹就白救你了”

  “大当家,求求你,一定要把香燕救出来”

  “你且放心”说罢,金猛便已冲破重重人群,来到香燕的身边。

  香燕已手无缚鸡之力,金猛刚将她扶起,她便昏死了过去。

  皇甫风沉声道“鸣影双飞无法破解,除非双飞燕将瘴气收回体内,当初我们大家陷入这结界中,还是前冰魄宫宫主铜镜牺牲自己,以身封毒来保全我们的性命,所以白之宜并非将瘴气吸入体内,而是要将这些瘴气打回无燕和香燕的体内”

  “看来,她并非练成了第六重银万蛊无量,而是以此迷惑,再用残魂厉魄掌逼回这些瘴气”常欢恍然大悟道。

  金猛一只手臂夹着已经昏死过去的香燕,一只手臂对付敌众,正是吃力之时,一个身影迅速闪过停滞在他面前。

  一把软剑挥舞的剑影重重,已开辟出一条道路,随即,便拉住他的手臂迅速冲出,待金猛反应过来时,他和香燕都已经现身在安全地带。

  金瑶抹了抹溅在脸上的鲜血,说道“大哥,你太重了,再加上一个香燕,我险些没能将你们拉出来”

  原来是金瑶使用轻功冲锋陷阵,带他们冲出重围。

  “二妹,你太冒险了,若是有蛊毒死士,我们都得死”金猛急声道。

  金瑶拍了拍金猛的肩膀“大哥,我们都该庆幸,香燕跌落的地方只有魔宫弟子,我才有机会。”

  “把香燕交给我们吧,我们所有不能继续参战的人聚在一起,既有个照应,也能给大家少增添些麻烦”星天战说道。

  金猛这才注意到,星天战、皇甫青天、江池、凤绫罗、段如霜、步知天和一些重伤的各大派弟子都聚在一起,而金瑶则在这里保护着他们,皇甫青天和江池正在闭目打坐,凤绫罗和段如霜已是全然不能继续再战,但是星天战和步知天联手对付一些魔宫弟子还是绰绰有余,故而聚在一起,也算彼此照应,既不给其他人添乱成为累赘,还能保护自身,不陷入危机。

  金瑶说道“你们再拖延些时间,等皇甫盟主和江堡主疗完伤,调息内力后,便会去对付白之宜”

  金猛点了点头,随后便回到了对付白之宜的队伍中。

  看到香燕已经安全,无燕也算放下了心,众人重张旗鼓,再次围住白之宜,继续与之对抗。

  水涟漪眼见着白之宜破了双飞燕的鸣影双飞,便全心全意的迎接着无鱼的攻击,连鸣影双飞都破得了,还有谁能困得住这天下第一妖妇白之宜呢

  若是逍遥人杀流幻还方可大获全胜,可惜那人无心江湖纷争,一心求得逍遥自在,便也无需担忧,收了心的水涟漪,明显认真起来。

  她口中轻轻的吹着清脆的哨响,无数条毒蛇在无鱼周围盘旋冲击,无鱼躲避斩杀的同时,还要注意着水涟漪时不时的近身袭击。

  这些毒蛇就是水涟漪的作战伙伴,甚至是保护盾,而那些密密麻麻的毒蛇就要缠住他的双腿,无鱼已有星天战的解药,自是不怕蛇毒,但这些蛇会听从水涟漪的号令缠住自己的手脚,甚至是脖子,让自己无法作战。

  而趁着无鱼用剑挑开毒蛇的瞬间,水涟漪已经甩出腰间的黑蛇王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无鱼迅速举起孤黑剑,不顾盘旋在他腿上的毒蛇,用力一挥,黑蛇王却灵活扭动,已然缠住了孤黑剑,硕大的蛇头正吐着鲜红的信子,朝自己冷冽的张开血盆大口。

  无鱼将孤黑剑朝上空一抛,黑蛇王瞬间盘旋而下,从空中跌落的速度比孤黑剑还快的朝无鱼撕咬而来,无鱼一掌挥出,黑蛇王已经抵住无鱼的掌心,无鱼只觉得掌心一阵灼热,黑蛇王便血粼粼的掉落在了地面上。

  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心口挨了重重一掌,与此同时,无鱼强忍着晕眩,手已经稳稳接住孤黑剑,用力一刺,使得二人双双后退。

  无鱼踉跄一下半跪在地,幸有孤黑剑作支撑,可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脉尽断,连呼吸都愈发艰难,毒蛇也已经缠住他的手臂,双腿,甚至是腰身和后背,它们就要吞噬无鱼的身子,对他身上鲜血的味道虎视眈眈。

  水涟漪用指尖捻了捻自己手臂的伤口,猩红的流淌的鲜血正顺着指尖滑下,她将手指伸进口中,诱惑的一舔“认命吧,无鱼,无论我们决斗多少次,你都不是奴家的对手”

  凌无眉逐渐落败,便找个时机脱离星印的攻击,随后他飞身落在白之宜的身旁,与她背靠着背,而星印也随之而来,落在皇甫兄弟之间。

  “凌施主,回头是岸啊”星印淡声道。

  白之宜讽笑道“好一个丧家之犬落荒而逃。”

  “我自知不是那个老和尚的对手况且,我本可以趁乱离开,但我留下,正是要祝您一臂之力,以表忠心现在皇甫青天和星天战均不能作战,正是对付他们的好时机啊”说罢,凌无眉的眼神便瞟向云途,说不出的爱恨情仇。

  云途身子一震,却又有些愧疚,竟然不自觉地避开了那令人烦扰的目光。

  “本宫主不会留着没用的狗”

  “那就看我凌无眉有没有这个资格了”

  随后,白之宜和凌无眉联手,对抗着星印、皇甫风、皇甫云、常欢、云途、无燕和金猛。

  有了星印的加持,白之宜明显有了些警惕。

  调息过后,皇甫青天睁开了双眼,看到眼下的局势,不禁握住了号令八大死士的小埙“可惜八大死士,公孙石已被那妖妇挫骨扬灰。”

  星天战时不时的看向紫魄那边的战场,担忧的说道“紫魄也已经破了少林罗汉阵,唉苍雪苍月他们几个是拦不住他的”

  此时江池也睁开了双眼,缓缓站起“这些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