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5 部分阅读(1/2)

加入书签

  都道歉了,明明她也听出来了,曾秀刚才那句话,让人容易想歪,可她还是给了他这个答案。

  他做了能做的yi切,可她还是不想回去。

  双手无力地yi挥,却又颓然落下,卫子扬向后慢慢退去。

  卫子扬扁了扁唇,嘶哑地说道:“阿宛,这便是你的答案?”

  他死死地盯着冯宛,“你说,你不想让孩子被人羞辱,你说,你防不了十年八年后的口舌。既然如此,何必想这么多,把他拿掉便是!”

  冯宛不断地摇头,卫子扬呛咳着笑了起来,“说来说去,阿宛你就是不愿意跟我回去,何必找这么多借口?那些女人我都赶走了,你明明知道,赶走她们,我要遭受多少指责唾骂,你却没有yi点儿欢喜,还说什么下yi次。”

  他慢慢收起笑容,转身朝外走去。

  这时,已有好些亲卫噤若寒蝉地站在yi侧,担忧地看着这yi幕。卫子扬走过去,头也不回地喝道:“回宫。”

  众亲卫应了yi声,吴君回头看了yi眼yi动不动的冯宛,忍不住跟上卫子扬,着急地问道:“将军,可是夫人?”

  卫子扬冷笑yi声,筋疲力尽地说道:“她无心于我,我卫子扬堂堂丈夫,何必百般乞怜?走吧,便当没有遇到过这个妇人!”

  话音yi落,他翻身上马,随着yi声急喝,那马如闪电般疾冲而出,竟是把亲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。

  众亲卫见状,连忙翻身上马跟了上去。吴君看了看这个,又看了看那个,身冲到冯宛面前,苦涩地说道?“夫人,你yi个妇人,当蠖得见好就收啊,何必到这个地步?”

  他连连摇头,疲惫的转过身,跨上马背匆匆离去。

  众游侠儿来到冯宛身后。

  安静中,冯宛淡淡道:“收拾行李,继续前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无力的应答声中,冯宛走向帐篷,收拾起自己的衣物来。

  曾秀看到她忙碌的身影,低声叹道:“将军毕竟年少,受不得半点儿激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道,“夫人,你可怪我”

  不等他说完,冯宛便轻声回道:“不怪你。”她把包袱捆好,温婉地说道,“不用在意,时辰不早,我们得走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冯宛不想承受商队众人诧异的目光和指点议论,yi准备妥当,便令人跟商队告别,然后带着众人,折而向东,驶向建康。

  现在,她不需要再躲着防着什么人,不需要声东击西了。

  想来,凭着她这两年的积蓄,足够众人在晋地有yi个好的开始。

  奇怪的是,接下来的yi天中,冯宛的孕吐症状明显好转。不过她现在不是逃跑,用不着赶时间,这yi天下来,队伍走了不到八十里。

  傍晚,接受了事实的众游侠儿,已是热烈地讨沦起晋地c讨论起建康来。

  对于常年生活在战乱中的小国之人,对于富饶的晋地,还是向往的。这种向往,无形中冲淡了离别的思念c背井离乡的苦楚。

  车帘掀开,冯宛静静地看着夕阳出神。她面容秀丽,晋裳飘拂,整个人说不出的雍容华贵。曾秀呆了yi呆,好yi会儿才策马来到她身后,“夫人,前方便是同城,要不要买两个婢女侍候你?”

  冯宛想了想,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  她回过头来看着曾秀,认真地说道:“现在离都城还不远,阿秀,你且交代yi声,便说如有人见了弗儿,就把她杀了。还有陈雅,也yi并杀了。”

  曾秀瞪大双眼,冯宛yi笑,慢腾腾地说道:“我这次yi走,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。往昔仇怨,也到了彻底了结的时候。”

  曾秀正要开口答应,yi阵马蹄声打破了平静。两人齐刷刷地回头,只见来路

  处烟尘四起,无数骑士的身影在滚滚烟尘中若隐若现。

  烟尘中,骑士们越来越近,渐渐yi个“卫”字大旗映入众人眼帘。

  “卫”字?

  众游侠儿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冯宛。

  冯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自是知道,卫子扬清晨走时,是何等气恼,以他的傲气,怎么可能回来?难道另有目的?

  就在她猜测不已时,那队骑士已冲到了队伍前面。随着yi声急喝,众骑止步,然后,yi个颀长的身影冲出队列,策马奔来。

  这人正是卫子扬。

  他面无表情,策马直直地朝冯宛奔来。

  看到他俊美中略显憔悴的脸,不知怎么,冯宛的眼中yi阵酸涩。

  她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他了,可他怎么又回来了?清晨时,自己让他那么伤心,那么失望,他怎么还是回来了?

  心脏怦怦跳动,yi种说不出是酸是苦还是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。她怔怔地抬头看向他绝美的脸,有那么yi瞬间,理智得近乎冷酷。习惯以利益得失来衡量的冯宛,竞有yi种不管不顾c随他而去的冲动。

  不过冯宛毕竟是冯宛,她的骨子里,便透着yi种绝对的理智和冷清,因此,她没有动,只是望着,望着

  卫子扬冲到了她面前。

  低头看着她,他右手yi挥,大喝道:“出发!”

  他斜睨了yi眼呆愣的游侠儿,喝道:“愕着干什么?走啊。”

  众人呆呆傻傻,最后还是曾秀叫了yi声“走”,队伍才再次上路。

  两队合而为yi。卫子扬的yi千亲卫冲在最前面,冯宛和众游侠儿被他们保护在队伍中间。而卫子扬,则策着马静静地伴着冯宛的马车而行。他没有说话,甚至没有表情,只是静静前行。

  他不说话,众人也不敢说话。安静中,只有队伍前进的声音。

  冯宛朝他看了yi眼,又看了yi眼,半个时辰后,她再也忍不住了,低声唤道:“子扬。”望着他冷漠的眉眼,她咬唇问道,“你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  卫子扬转过头来看着她,淡淡问道:“你这是往哪里去?”

  冯宛yi愣,低声回道:“我想回建康。”

  “那我也回建康。”

  “啊?”

  这个回答,不只是冯宛,便是曾秀等人,也是大吃yi惊。卫子扬又移开目光,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的旷野,那眼神那表情,哪里像是在信口开河?

  众人面面相觑,同时看向了冯宛。

  冯宛张着嘴,好yi会儿才讷讷道:“可是,都城那里?”见卫子扬不理,她yi咬牙,认真地道,“离你登基只有不到十天了,你这时候走合适吗?”

  卫子扬慢慢回头。

  他瞟了她yi眼便又转过头去,并不理会她。

  冯宛抿了抿唇,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  很快,傍晚到了。卫子扬选好扎营的地方后,yi行人停顿下来。在安静中吃过晚餐,冯宛回到营帐时,才发现自己的营帐,被安置在卫子扬的营帐之侧。

  向他的营帐看了yi眼,她钻了进去。

  这yi晚,卫子扬没有来找她。

  同时,他的营帐中也很安静,不像以前那样,总是人来人往,幕僚出入。难不成,他真的放下了都城的yi切?

  第二天,又是yi番急驰。

  因为人数众多,曾秀本来打算好,在同城落脚,买两个婢女的计划便落了空。

  第二夜也过去了。

  转眼,第三天到了。

  望着渐渐高升的太阳,冯宛没有想到,卫子扬真的陪着自己走了两三天,而且,看他的样子,与她yi道前去建康的话,分明不是戏语。

  第三个夜晚到了。

  望着最后yi缕残阳沉入地平线,坐在帐中的冯宛再也忍不住了,她向卫子扬的营帐定去。

  营帐外无人把守,她很轻易便掀开了帐帘。头yi伸,冯宛看到了静静倚榻而坐,落寞地坐在yi角的卫子扬。

  他有yi种说不出的孤寂,仿佛遗世独立,仿佛无依无靠,仿佛开天辟地以来,只有他yi人,没有伴侣,没有亲人,有的只是算计c孤独和是非

  这样的他,与前几天在都城时的意气风发,何止是天差地别?

  陡然,冯宛心中yi酸,轻轻走了进去。

  来到他身后,她轻轻跪坐下来,低声唤道:“子扬?”

  yi连唤了几声,卫子扬才被惊醒,回过头来看向她。看着他深邃的眉眼,冯宛低声道:“你,你为什么会回来?”

  如他这么骄傲的人,被她yi个妇人毫不留情地拒绝,为什么还会回来?

  明明就要登基了,明明每走yi天,都城的局势便会多yi分不可测的变化,为什么他却不管不顾,宁愿陪着她走向远方?

  她的眼波如水。

  卫子扬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时,卫子扬嘶哑地道:“你不是喜欢吗?”

  “啊?”冯宛张着嘴,好yi会儿才嗫嚅道:“可是,你与我不同。”

  “没什么不同。”他转过头看向天边,淡淡道,“你不喜欢都城,不喜欢当那什么皇后,那不当就是。我们yi道离开都城,回到你喜欢的建康。”

  许久,冯宛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她了解他,自是知道,他这番话并不是欲擒故纵,他是真的这么想,便这么做了。

  摇了摇头,冯宛的眼眶酸涩得发胀。她低下头,好yi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可你不是要做皇帝的吗?”

  卫子扬瞟了她yi眼,“皇帝那位置也不过如此,当不当无所谓。”

  他转身朝外走去。

  冯宛连忙站起来,亦步亦趋地跟着他,望着他的背影,泪盈满眶。

 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,建康那风流荒唐的地方,绝对容不下绝美艳魅的卫子扬。他这种长相,这种风姿,走到哪里都得不到安宁,除非高高在上。

  傻瓜般跟着他走了几十步,冯宛哑声道:“可是,呵是,你不可以放弃那位置的!”

  卫子扬脚步yi顿。他回头看向她,嘲弄地道:“那位置我不可以放弃,你却可以?”

  “我当然可以!”冯宛坚定道。

  卫子扬盯着她的脸,好yi会儿,仰头看向变得黑沉的天空,嘶哑地道:“你处心积虑,把我放上那位置,却是觉得我适合?而你自己不适合,你便计划着离开,yi次又yi次,不顾我苦苦相求c三番四次地寻找?”

  他笑了笑,温雅而安静地道:“阿宛,你是个无情的人。”

  冯宛侧过头去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