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二章智力是硬伤(1/2)

加入书签

  夜色降临,丽江。

  在丽江,白天,那估计是看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美丽。美丽这个词汇,到了夜晚,那简直,简直就是显示的一清二楚。是的,是了,当丽江到了夜晚的时候,看着这一个一个,挂起来的灯笼,那才,真的是,一等一的美丽,那才,真的是,一等一的漂亮,那才,真的是一等一的好看啊。

  只是,罗晓天等人,没有这么大的雅兴在外面乱逛。因为,如果说是在外面随意的乱逛的话,那,十有89,还是会出问题的。越是远离人群,那么,这就越是原理了灾难。

  罗晓天,累了,董晓杰,累了,洋妞跟罗晓天一战以及是为了救罗晓天一战,那也,那也是累了。大家,都累了。所以,找了这么一个宁静的小茶馆,喝茶了起来。只是,这个茶馆和酒馆,那只是处在一种转变之前和转变之后的情操,而已。

  转变之前,犹如是,此刻,那就是茶馆。转变之中,也犹如是此刻,大家,那是开始忙碌了起来,那是开始将各种各样的设备,拿了出来。转变以后,这里,顿时就是变成了沸腾的酒吧。因为,响起,人流,正在逐渐,逐渐的涌入了进来。如此一般的情操,这么一般的感觉,那,简直就是来错了地方。

  震耳欲聋这么四个字,直接就是席卷到了罗晓天,董晓杰和洋妞三个人的脑海。这,这真的是聊天都不可能愉快了。这,真的是,坐着都不可能愉快了。这,真的是,怎么地都不可能愉快了。实在是,太闹腾了啊。实在是,闹腾的人都简直是受不了了啊。

  罗晓天,站起身来,他准备上个厕所去。至于,上厕所完毕以后的活动安排,他是准备回宾馆了。房间,那是已经处在不要钱的姿态之下开了。要是不睡的话,这有点太亏得慌了。并且,这里的房价他也一路之上都看见了。一百八的两百八,尼玛简直就是抢钱的一种情操啊。实在是,太过混了。这,简直就是土豪的花销diao思的待遇啊。

  为什么,这么说呢?这个房价,那绝对是土豪的花销。这个房子的结构,连个声音都不隔,走路,那都是可以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哼哼声,这,这是个什么样子的待遇?一目了然,很是清楚,各种清晰了对不对?都已经是不用表了。

  罗晓天来到了卫生间,舒服,舒服一下以后,感觉整个人,那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享受。三个人,很是很沉默,然后,这么的沉默着简直就是上厕所都忘记了。此刻,记起来以后,这么一种感觉,真的是,不知道应该肿么的来形容了。赶脚,前所未有的好啊。真的是!

  “看你这个bi样,我真的是,不想说你了都。上个厕所还可以上的这么的享受,你可算是逮住了不要钱的厕所了吧?外面那个一块钱的厕所你简直就是舍不得上是么?如果说,真的是这么的缺钱的话,那么,简直,那就是不要出来玩呀。缺钱,为什么要出来玩呢?我简直,那就是看不明白了都。整个人,简直就是凌乱何止是一点点了都。”旁边,一枚男子那是哔哔,哔哔个没完没了的。

  罗晓天扭转过头,看着对方,好奇问道:“跟我说话呢么?”“总共也就我们两个人啊,你觉得呢。”男子,犹如是叫板一般的眼神看着罗晓天。不是犹如,他,简直就是正在叫板的看着他。

  作为一枚男子,作为男人,走到哪里,那就简直是不要害怕到哪里。不是猛龙不过江,强龙就得是要压着地头蛇。是的,是了,他就是如此一般的姿态。是的,他就是这么一个思绪,走到哪里都是这么的张扬。

  “有病!”罗晓天整理了一下自己,这两个字反正已经是送给了对方。对方,若是可以领悟那是对方的悟性。对方,若是不能够领悟,那也是对方的事情。他,反正,简直,完全,那是管不着。对方,爱领悟不领悟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男子转身。他一转身,这一泡尿顿时就是朝着罗晓天席卷而来。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,这,真的是说弄上去,绝对没得躲避的一种姿态和情操啊。

  砰!

  罗晓天,一脚,直接就是稳准狠的命中到了男子的ming根子之上。这一击,有说法的。首先,在这样子的一击之下,对方除了疼痛就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想法了。在这样子的疼痛之下,对方,整个人都不可能愉快了。对方若是整个人都是不愉快了的话,那么,更是不可能愉快的那个啥了。那么,首先水源是断了。随即,这一脚还有保险的说,这么强悍的冲击力到,顿时,顿时男子就是倒飞而去没有悬念了都。

  砰!

  男子,缓缓,缓缓那是从墙壁之上,缓落了下来。当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,那才开始将刚才的工作继续,随即,弄了一裤子。这么一个时候,他才感觉到迟来的疼痛,随即,双手顿时伸手而捂住,很明显,应该脏的,都脏了。要怎么脏怎么脏,简直怎么脏就是怎么脏。

  这一刻,罗晓天眉头紧锁,整个人,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恶心一般的感觉。他,恶心与对方。他,各种的恶心。他,一等一的恶心。怎么,怎么可以这么的不拘小节?这是要有多么的恶心啊。他这么一个不洁癖的人都因为对方而必须是要洁癖了。

  “啊……”男子,吼叫了起来。那是一种,带着痛苦,带着不甘心,带着被羞辱,带着各种各样情绪的一种嚎叫。从这样子的嚎叫之中,完全,那是可以感受到这么一种,达到了极限的痛苦感。

  “你真脆弱。”罗晓天,也是够了。整个人,那简直就是有点不忍直视一般的感觉了。对方这脆弱真的是,让人不知道应该咋说了。完全,各种没得说了都。这才哪里跟哪里?恶心,他承认这绝对会有。但是,也不至于是嚎叫的跟杀猪之中的那头猪一样吧?真的是……

  “你小子,你给我等着,我要弄死你,弄死你。”男子,站起身来,夺门而走。跑了,是的,跑的简直就是十分之彻底,跑的,简直就是一等一的欢愉。那,真的是说跑了就跑了的这么一种姿态,那也,简直就是说跑了就跑了的这么一种感觉呢。

  “哎哟,哎哟!”罗晓天,更是不忍直视了。跑就跑了,这,还的是丢下来这么一句简直就是不可能办得到的豪言壮语。他这,这是要有多么的无语呢。这,简直就是各种的无语。一等一的无语,无语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都。

  罗晓天从厕所回归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赶脚吧,即便是上个厕所而已,那都是可以上厕所到这样子的一种不消停的地步。这,让人都不知道是咋说了。这,让人都不知道是肿么的来形容此刻的这么一份心情了,这,真的是……

  “感觉你好像是有事啊。”洋妞看着罗晓天问道。对方,那是从回来以后简直就是一张便秘的脸,怎么看,怎么就像是有事情而一般的姿态。也无法确定,对方,到底是有事情呢,还是没有事情,反正,看着就像是有事情的一种情操呢。

  “当然有事情了!”董晓杰看了一眼四面八方。心细如尘的她,顿时就是发现了一点,至关重要,十分之清楚而清晰的一点。四周,那是一道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