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章撤离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我一路走来,那也不是那么的容易的。”邪濠开口说道。

  “这都,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顿时,罗晓天整个人那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了。自己,自己那是跟对方聊这个么?有木有这么的乱七八糟啊。

  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一路走来不是那么的容易。”邪濠指着罗晓天。

  “然后呢?”罗晓天耸了耸肩,双手一摊。就眼前,对方告诉自己的这个,那,很是毛明奇妙的一种感觉,让人,完全是不明所以啊。真的是,真心是……

  “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出来吧。”邪濠说道:“只要是能够放了我的徒弟,只要是不过分,那么,你提出来,我还是有着很大的一种几率会帮助你的。但是,切记切记切记,千万,不要过分。如果,你真的是过分了的话,那么,呵呵!”

  罗晓天右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,这,这又是个什么样子的意思?是在威胁自己么?若是,对方真的说是在威胁自己的话。那么,自己,全然是各种不受到对方威胁的,好么。

  “将你手上的戒指给我。”罗晓天指着邪濠手指头之上的戒指道。

  “这……”邪濠有点犯难了。对方,这还真的是会选啊。估计是看着这一枚戒指比较好看,所以别的什么都不指,直接,那就是朝着这个上面指。这里面,那可是,有着一大堆十分值钱的东西啊。无价之宝,真的是无价啊。

  “怎么,一枚戒指换了你徒弟的小命,现在,你这简直就是还不是很甘愿。现在,你这简直就是不很愿意的这么一种意思在其中呢。这,真的是让我……”罗晓天摇头。

  “倒不是!给你,不是不可。”邪濠道:“我是这么想的,我是,这么的来思绪的。戒指这种东西,那,应该就是,就是一个男人给女人所买的。如此一般,这么的简单。嗯,我是这么的,来思绪的。我是这么的,来认为的。”

  “我就要你的戒指。只要是,你给我戒指,那么,我就让给邪王放掉了你的儿子。这么的,简单的事情。嗯嗯,我是这么想的。这是一个,十分之简单的交易。戒指换人,嗯嗯,如此一般,这等简单。”罗晓天道。

  “戒指……”邪濠不知道是怎么跟对方说了。要是,表达的自己,那简直就是十分之在乎,那完犊子了。对方,绝对是想着法的开方子。如果,自己所表现的不是很在乎,那,那直接就是下刀子弄死了,又怎么办呢?哎呀,这个事情在,怎么,怎么都简直是不很好弄啊。这个事情,完全,那是不很好操作啊。这个事情……

  “是的,你也不要跟我栀子花的茉|莉花,这是,没有丝毫任何的关系的事情。是的,我不很放在心上,我也,不很放在眼里,我,更是不很有所谓。”罗晓天道。

  邪濠这是被对方给将了一军,对方这是,逼迫着他必须必定那是要下决定了。真心是,非常之揪心,真心是,非常之头疼的事情。他,没有时间去思绪,他,没有时间去想,他,必须是要在对方的逼迫之中必须的下决定。这事情整的,真的是……

  “给或者不给。”罗晓天最后一遍询问。他,右手已经抬起。此刻,邪王看见了他的手势,顿时,右手紧握着刀柄,微微用力。这样子一般的姿态,如此一般的情操,这样子一般的感觉,那,真的是……

  “给,给,给!”邪濠道。

  罗晓天乐了。就怕对方真的是不在乎,那就揪心和头疼了。嗯,挺好,挺好,既然是对方在乎的话,那么,事情就犹如是此刻一般,圆满解决了。这样子,很好,真心是很好。

  邪濠,他将戒指递给了罗晓天。真的,真的那不是一般般的心痛。这戒指之中,即便是被拿了出来百分之五十,那,那也有着一个前提条件之下就是还有百分之五十没有拿出来啊。

  罗晓天所惦记的这么一个戒指,总算,总算是到了自己的手心之中。有了这么个戒指以后,那性质可以说,变了。任务,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画上了这么一个句号。到此刻,到现在,到这一秒钟那是彻底的完结了。嗯嗯!

  “放人吧。”邪濠道。

  “我是这么想的,我也是,这么的来思绪的。如果将人给你,顿时,我们就危险了。那时,我们就不可能离开了。嗯,这一点,很重要。”罗晓天道。

  “你是个什么意思?”邪濠看着罗晓天。总觉得,对方,那是要表达什么。但是,完全,各种,那就是也感受不出来。大概,他是这么想的,对方,那简直就是要言而无信啊。而,对方若是真的要言而无信的话,那么,他,只能够是头疼了。真的,真的是非常之不是一般般的头疼。这样子的一种思绪,真心是……

  “我没有任何的意思。”罗晓天摇头,道:“只是,你应该是可以感受到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意思。如果,你感受不到的话,那么,我就算是,清楚清晰,明白不已的告诉你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意思,这也是没有丝毫任何的关系的。我们要带着邪念,一起走出邪门。从而,在门口的时候我们会放掉他,然后,他是想回来不想回来,那就,简直,只是他自己的事情了,我们,那是管不着,管不着,各种简直管不着。嗯嗯!”

  “意思就是,我要做的,已经是做到了。但是,你们不要碧莲的没有履行承诺,是吧?基本上,也就是如此一般这么的简单而已。那么,你就如此一般,这么的简单来说,那不就是,彻底的完事了么?”邪濠看着罗晓天。

  邪濠和罗晓天之间的这么一种合作,基本上,到此刻,那算是彻底的结束了。实在是,没有丝毫一点点可能性的信任。因为无法信任,所以,无条件的,各种简直的,完全必须的,结束的很是彻底的了。

  罗晓天,或许并不知道自己和对方之间,信任已经是彻底的破裂了。他,就算是知道,那也全然没有太大的所谓。结束不就是结束,破裂不就是破裂了么?这,何必是非要放在心上呢。完全,那是没有这么一种必要性的,好么。真的是……

  “你这样子的一种没有技巧的说话方式,我真的是,听着,很是很不爽了都。或许,你简直就是没有感受到这样子的一点。没有关系,真的是没有关系。你,感受得到,感受不到,这都简直是事实来的。我,坚信不疑的事实。”罗晓天道。

  “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但是,感觉还是很厉害的样子。你要是,愿意解答一下的话,那么,干脆,那就是告诉一下我,到底,你这是在说什么呀。”邪濠看着罗晓天。

  “邪王,带着邪念离开。若是掌门有丝毫任何的举动的话,那么,直接就是无条件,各种的干掉邪念。如果,连他自己都不是很在乎自己徒弟的小命,那么,我们的的确确,那也是不用在乎了。任何的在乎,那都是徒劳的。任何的在乎,那都是没有意义的。任何的在乎,那都是没有这么一种必要性的。这,就是我的认知了。”罗晓天看和邪王道。

  邪王点了点头,对方怎么说,他,还是怎么办,现在,他只是听从于罗晓天的命令就是了。全然,各种,简直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