缘家路窄,缘家路窄 第5节(1/3)随便翻,翻了许久都没有睡意,也完全没看进去书上是什么内容。直到夜深他-君汇小说网
        • 缘家路窄 第5节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一天下来他已经发现,短短数月,当时那个病怏怏的孩子已经健康起来,脸色红润,皮肤饱满。可天真却明显褪去了不少,像个畏缩懂事的小大人。

          不用问都知道这改变是从何而来。

          晚上沈应洵听着钱延进了隔壁阳阳的房间,漫不经心的从床头柜拿了本书随便翻,翻了许久都没有睡意,也完全没看进去书上是什么内容。

          直到夜深他才叹了口气,估计今晚是等不到枕边人了,顺手关了床头灯躺下,把自己严严实实裹进被子里。

          怀里没了抱着就安心的人形抱枕,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          翻来覆去仍是没有任何倦意,就在沈应洵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,考虑今晚要不要索性这么凑合一夜的时候,门被吱呀一声轻轻推开。

          来者似乎是怕吵到了他,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关上门,屏着呼吸在他身边躺下。

          沈应洵蓦然翻身而起,把他圈在身下。

          钱延猝不及防,惊呼一声,随即就被狠狠堵住了唇。

          两人对彼此的身体已经很是熟悉,唇舌纠缠吻了个尽兴,直到钱延身体都在发热,沈应洵才喘着气把他松开,问:“阳阳睡了?”

          钱延还沉浸在方才的激烈里,胸口微微起伏,只简单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沈应洵看着他泛红的脸心里一动,又不由自主的凑上前,亲吻他的耳根。

          钱延抓着他的手一紧,受不了的偏过头,轻轻哼了一声。

          这一下差点又点着了火,两个人紧紧贴着缱绻了好一会儿,好在沈应洵还勉强找回一丝理智,毕竟他们还有关于阳阳的事没说清楚:“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

          钱延好一会儿才缓过来,他一整天都有些云里雾里,简直怀疑自己在梦中:“阳阳怎么会……”

          沈应洵了然的笑笑,起身开了灯,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把文件递给他:“看看。”

          钱延一页页翻过去,越看越是震惊:“阳阳的爸爸怎么会签这……”说着他猛然领悟过来:“是你和他谈的?”

          “嗯,”沈应洵只是简单应了一声:“他太太怀孕了,所以希望把阳阳送回来。”

          他说的轻描淡写,钱延哪里会不知他让对方签下这份公证的不易,直直看着他,声音都哑了几分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          沈应洵白他一眼,指指他手上的文件:“让你去,你能拿到这个吗?”

          恐怕一听到对方要送回阳阳就高兴的忘了自己是谁,完全来不及有长远顾虑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